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俗人回档之神秘人物】作者:hunterwowo
【俗人回档之神秘人物】作者:hunterwowo
字数:5291

  红颜容酒庄,欧洲八大顶级酒庄之一,目前的主人是一个亚洲有名的大善人,叫做边学道,到目前管理的人是一个叫做董雪的大美人,据说,她是边学道的情妇。

  只是今天,董大美人带了个男人回来,据说是外面认识朋友。白天也没有什么不同,管家照常为其准备好房间,餐食,以及美酒。而董雪也处于朋友之情陪伴他度过这秋日。

  夜晚,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,欧洲的天气就是如此阴晴不定的。除了老管家,其他工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公馆,老管家也在向董雪汇报了今天情况后回房睡觉了,人老了,毕竟病多,所以睡得不是很熟,所以隐约听到,客房有些奇怪声音,不过下雨了,雨声遮蔽,所以没有在意,万一是女主人和新客人私通,自己过去打搅了怎么办?

  呵呵,想想也不可能,女主人对边主人可谓一往情深呢。

  大概是窗帘拍打声吧。嗯,睡了,好困,刚才女主人给的酒还真好喝。
  「啪啪啪,」客房此时灯火通明,屋内大床上,两具赤裸的胴体正紧紧贴合在一起。

  「啊,我要,啊,好舒服,啊亲爱的,快点,啊,不行,我不行了,啊~好舒服。」女人声音停下了,背后男人喘着粗气,说「这身体还是占据太短,体能太差了,嗯,骚货,过来给我含一下。」

  女人本来瘫软在床上,一听这话,立刻努力翻身,将头贴到男子胯下,她将头发拨开,露出那张清秀而不失妩媚的俏脸,董雪。

  只见她小心翼翼的,伸出舌头,从舌尖开始先舔舐那根半软的肉棒,脸上红红的,可见刚刚的性爱确实耗光她的气力了,可此时,却又开始舔舐男人那根带着自己淫水的肉棒,让人感到一阵一阵的性奋。

  「嗯,很不错,来站到墙边,手扶墙,」男人说着,又将挺起的鸡巴插入了董雪的身体。

  「嗯,」董雪轻轻一哼,顺从的爬起,脚步蹒跚的来到墙边,而那根肉棒,自始至终插在她体内。

  「啪啪啪」声音伴着雨声还在继续。

  半个月后。

  「沈姐姐,欢迎来庄园,这次可要多住几天哦。」董雪笑着迎接前来休假的沈复。

  「好啊,就怕妹妹不同意呢。」沈馥笑着答到。

  晚上,沈馥购物一天后,和董雪返回庄园,「姐姐,今晚陪我一起睡吧,我找人来给我们做按摩哦。」董雪撒娇说。

  「嗯,好吧,小浪蹄子,就让姐姐我今晚好好整治整治你。」沈馥伸出一根玉指轻点董雪香腮,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。边学道对外面的女人一年也只照顾几个月,而这几个月还有四五个人分,空虚寂寞之时,自然需要找些慰藉了。
  夜,天气加冷,董雪的小别墅已经遣散了佣人们,主卧室里,董雪让沈馥先去洗澡,自个打电话叫按摩师。

  「啪,」门开的声音,之后,没有动静。沈馥洗了半个钟头,想洗去一身疲惫。

  开门,门外床上的一幕令她感到面红耳赤的。

  只见一个陌生男子只穿着一条黑色内裤,雄壮精练的肌肉身材全部赤裸于外。
  而赤裸的董雪则是仅仅一块浴巾盖住高挺的臀部,此时男子正卖力在董雪身上按摩,久不经人事的沈馥此刻感到下体似乎有火在烧,但还是出声责问道「怎么是个男的?」

  「姐姐,男人又如何,又不是做爱,男人嘛,按摩更有力更舒服呢,」说着,董雪抓过一旁浴衣服说「姐姐不在我先享受了一下,现在给你了哦。嘿嘿」
  说完自顾自的去浴室洗澡了。

  沈馥有心想让男人出去,但看着眼前男人,又想到远方边学道,最终长叹一声,说,「你先转过头去,我脱衣服」,男子依言转身之后,沈馥深深看了一下男子壮硕的身体,脱掉浴袍,躺在床上铺好的垫子上。

  「好了。」沈馥说完,男子的手很快就按到沈馥的背上,手上抹着精油,这精油初抹到身上微凉,在大手搓动下又变得火热,这热不单单是体表,还逐渐沁到心里,沈馥感觉很舒服,董雪挑的还真不错,而且这健壮男子的手也很规矩,沈馥也渐渐安心了。

  这手由脖颈向下,背部,胳膊,先略过臀部,直接到脚,再有脚向上,直到臀部,此时由于按摩和那种精油的效果,沈馥感觉身体舒坦极了,意识也变得昏昏沉沉起来。此时她下身只有一条浴巾,盖住臀部,丰满的胸部被压在身下。整个人犹如沉睡的美人鱼一般,惹人怜惜。

  当那双大手到达臀部,按摩风格变了。

  不再是各种舒坦的快感,有点类似于调情时的动作,轻柔,却又迅速,手也不再规矩,开始围绕性感带打起了转,比如阴道四周,菊花外围,比如乳房后侧,比如耳后位置。

  撩的沈馥欲火升腾,男子不仅是用手,甚至还用起了嘴,「小姐真漂亮,似乎是歌星啊,最近很忙吗?感觉很空虚啊,让我们来玩点色色的游戏吧。」
  沈馥此时已经是欲火迷离,对方说什么也不清楚,也没反对。接着,男子拿起盖在屁股上的浴巾,一撕,一对折将其绑在了她的眼睛和嘴,刚刚看不到,和无法说话,让沈馥感到有些惊恐,双手朝前乱伸,这时,董雪在她耳边「没事哦,有我在嘛,姐姐。」

  说着,帮男子将沈馥翻过身来,脸部朝上。 董雪其实早就在门后看着,等到男子撕浴巾时才出来,安慰沈馥,只是,沈馥看不到,董雪此刻却是紧贴男子后背,高耸的乳房,不住在男子背后摩擦,粉红的小乳头都已经挺立起来。
  看到沈馥情绪又稳定一些,男子继续起香艳按摩,沈馥被捂住双眼,堵住嘴,身体更加敏感了,嘴里想发出声音却只有呜呜声,双手乱动,不知摸哪里好。
  终于,男人把沈馥翻了过来,两只手直接抓上了那对雄伟的大奶。董雪这时却凑到她耳边,说「姐姐,学道好久没碰过你了,今天就好好享受一下吧。」
  说完,伸出香甜小舌,慢慢划过沈馥耳后的位置,又不时轻轻吹气。

  男人也褪下沈馥的内裤,摸了一把,小穴已经湿透了,嘴角闪过一抹淫笑,挺起鸡巴,直直的插了进去。

  「嘶,好痛,好舒服,」沈馥感觉到自己下面被插入一根巨物,久旷的身体似乎得到了雨露的旱土,整个人都醒了似的,「姐姐,舒服吗?」董雪已经拿走她嘴上的绳条,轻轻在她耳边问道。

  「董雪,不可以,这样对不起学道的,你快叫他拿出去。」沈馥嘴上这样说,心里还是有种感觉,比学道的要大多了。  「呵呵,姐姐,只要你不说,我不说学道不会知道的,而且现在你的身体可是告诉我你好久没有被碰过了,但学道肯定不知陪着谁上床了。这样公平吗?平日姐妹也只能用假阳具和手指解决吧。」
  「哪有那么公平的事,学道爱我就够了。快,哦。」沈馥低声答到。沈馥刚刚想说叫他快拿出去。但背后男子一动,沈馥立刻感觉到那巨物带来的舒爽。改变了话语。

  「呵呵,姐姐,很爽吧,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大肉棒哦,平时自己用也很小心的,所以没人知道,姐姐这次来这玩,也就几日,不如舒爽一下,下次可就不知是何时了呢。而且,已经插进去了,一次而已,享受一下吧。」董雪接着在沈馥耳边舔了两口,这是沈馥的性感带。两女玩女同多次,互相也是知根知底了。

  「唔,唔好舒服,就,就这一次,下次我,我,哦,」男子改变抽插节奏,沈馥感觉到更多的快感,而且在春药和按摩作用下,本就不矜自持的她,更加放浪了,「好舒服,哦,好大,哦,董雪,你真会享受,哦,真好,哦哦,」
  董雪淫靡的一笑,双手揉搓起沈馥的乳房,尤其是乳上的两点,更是重点关照着。「嘻嘻,姐姐,舒服吧,妹妹这按摩不错吧?」

  沈馥此时已经说不出话,只是不断呻吟着一些无用的词句,「哦,好爽哦快点,再快点,哦,哦。」

  很快,沈馥的身体,痉挛起来,而男子将其送上云端后就停下,只是肉棒还在里面。「唔,唔,」沈馥感觉飞上天似的,比起与边学道,这次性爱,更爽,只是男子停住肉棒,让她感觉缺失了什么似的。半分钟,高潮顶端那种感觉终究过去了。

  「快动啊,」沈馥心里想到,不过沈馥还是矜持没有说话,只是阴道不由自主的夹紧了肉棒,似乎还在留恋刚刚的快感。

  「呵呵,姐姐,还想要么,想要就说吧?」董雪刻意等了一下,看沈馥虽然想要。却还矜持着,就说,「那就还我咯?」男子也缓缓向后似乎要将肉棒抽离。
  「不要,」沈馥惊呼道。

  「不要?不要什么?姐姐说清楚点嘛。」董雪戏虐的问,边问边揉搓沈馥的乳头。

  「我,我不要,不要抽走,抽走肉棒,我,我还想要,」沈馥在快感和性药双重刺激下,终于结结巴巴的说完上述一番话,说完之后似乎经历一个小高潮,整个人瘫软在哪儿。

  「呵呵,姐姐想要,我自然要给,,来,让姐姐更爽点吧?」董雪边说,边伸出舌头舔舐沈馥左乳,双手继续在乳房肆虐,而男子也用比刚刚还快的速度抽插着,「啪啪啪」男子抽插的速度快了三分,沈馥这次也放开了一些,「啊,快,哦,好爽,哦,好舒服,哦,哦。」

  只是蒙着眼她不知道那男子,此时的样子,其实,他也不认的。只是,男子此时笑的,很阴森。

  夜,还很长。

  单娆是被邀请来的,虽然单娆加入边学道后宫,但与其他女人还是有些格格不入,这次也是休假,董雪极力邀请才来的,同样的房间,同样的对话,但单娆很快发现春药问题,不过,这次按摩的,是董雪,所以单娆没有点明,只是,意味深长的看了董雪一眼,在美国,她就和朋友玩过女同,虽说男人不敢找,但女人还是无所谓的,毕竟大家不说,边学道知道的话也就只能默认,毕竟他分身乏术嘛。

  只是,就在隔壁,沈馥和一名巴黎嫩模两人正赤裸着,跪在地摊上给一名男子做着口交,一中一西,两张脸在胯下给自己做口交,本就很爽,而且两人配合极为默契,明显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可男子此时注意力却是放在了眼前监视器上,屏幕中,正是隔壁董雪给单娆做按摩的场景。

  董雪的手异常灵活,在单娆赤裸的肩头和后背敲敲打打,偶尔在她俯下身子的时候,两团柔软的肉球也轻轻贴在单娆背部摩擦,单娆感觉舒爽极了,嘴里发出呻吟。开始还不好意思,但在媚药和按摩越发舒服双重作用下,声音也越来越大。

  董雪的手越来越过分了。不是乳房外侧,就是大腿内侧等敏感之处,「姐姐,让我们来玩点色色的事吧?」董雪说着竟然从一旁拿出一个假阳具!  单娆此时已经是情迷意乱,又都是女人,又不是没玩过女同,所以只是稍显羞涩的点点头,董雪拿起假阳具,又掏摸了一下单娆下体,发觉已经很湿了,就直接插了进去,然后一手抽插起来,另一只手则是抓玩起单娆的美乳,乳房是倒钟型的,抓玩特别有手感,浑身的精油,又滑溜溜的,待单娆高潮了一次后,董雪神神秘秘的问单娆「姐姐要不要玩点特别的游戏啊?」

  「什么游戏?」单娆有点好奇了,假阳具还插着呢。还有什么特别游戏?
  「将眼睛和手绑起来,玩cosplay,会让肌肤更加敏感也更有感觉哦。那样更有趣的。」说着,也不待单娆多问,便拿出一条丝带,绑住她的双眼,将双手绑在床头,然后说,「我去找点精油,你稍等一下。」变匆匆忙忙开门而去,门开了条缝,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了让单娆火热的身躯稍稍降温,也让单娆有点想要停下来了,但那风吹过身体,却也似数不清的小手抚摸着她,让她不自觉夹紧了假阳具。

  门,终于关上了。

  单娆想看看关门的董雪,却什么也看不见,只好说「董雪,要不不玩了,我觉得不好,有点对不起学道,」

  「那我先给你按摩吧,」董雪说着,又向单娆身上撒些精油,按了几分钟,单娆也不再说什么摘下眼罩之类的,因为确实爽极了,眼看单娆已经迷的不知东西南北,单娆又被撒了些精油,而按摩的手也悄然换了一双,按说不同的手差别不小,只是,单娆被精油中的「怎么能不玩了?是不是你爽了,就不管我们了?」
  一个女声千娇百媚的回道。

  「沈馥?你怎么在这?你不是该在英国修养么?」单娆有点惊讶。

  「呵呵,当然是来陪某人玩玩啊,」单娆以为是董雪,「哦,那你怎么不一点出来啊,我好久没见你了。」

  「现在见到了,不过你会更希望没见到的。」沈馥淫笑。

  「什么意思?」单娆还在惊讶,假阳具一抽,还没等单娆反应过来,一根真阳具就插了进去,「啊,沈馥,董雪,你们竟然找男人,啊,啊,好爽,啊你们两个,我要告诉学道,啊。」

  「告诉他什么?告诉他你在我这被一根阳具插了还是告诉他你被人强奸了?
 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徐尚秀,我们,只要在这里陪着主人就好了。「

  「主人?喔,你们被洗脑了吧,啊,搞笑,」单娆边说边叫,但被挡住双眼身体确实敏感多了,已经是变得语无伦次了。

  「啊,不要,我不要,恩,快拔出去,啊,学道,救我,啊。哦,……」
  半小时后,此时的单娆依然在喊,只是接连两次高潮后,变得有气无力起来。
  「哦,快,哦,快」单娆在呻吟,「快什么?你不说清楚,我怎么知道恩?」
  董雪一边抚摸她的乳尖,一边继续将掺了媚药的精油涂抹到单娆身上,沈馥则不断捏揉,促使精油渗人单娆体内,而一旁的嫩模则是在男子身后,用自己的双乳摩擦着男人的脊背。

  「快点插,啊,快点,啊,好舒服,啊,」单娆已经放弃了抵抗,渐渐的滑向那淫欲的深渊。

  终于,又一次高潮到来,单娆喊着「啊,我不行了,啊,好舒服,哦,」身体痉挛幅度肉眼可见。

  男人拔出鸡巴,抖抖上面的淫液,对着一旁望眼欲穿的三女说:「干的不错,现在,董雪你先来,我要奖赏你一下。」

  董雪由于手上媚药也是下身湿透了,此时听闻自是欣喜万分,「谢谢主人奖赏。」说着也不顾上面单娆的淫液,直接插进自己的阴道,男人没抽插几下便已经忍耐不住,刚刚故意不给单饶得精液,此时一股脑射进董雪的身体。

  拉过一旁的嫩模继续口交,坐在床边,看着四个美女或躺或卧,或跪,男子嘴角一抹邪笑,夜还很长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